全球领先 “成都造”电视台制播生产系统

  2019-07-08 18:38:50   

文章转载自成都日报  记者 程怡欣


“中央電視台!中央電視台!現在爲您直播的是奧運會的開幕式。”相信讀者對這樣的開頭並不陌生。隨著技術的進步,我們已經能和千裏之外的觀衆同時在電視上高清觀看到各類體育賽事。

從雅典奧運會、北京奧運會,到平昌冬奧會、俄羅斯世界杯,CCTV在這些大型賽事直播制作的核心支撐技術之一,就是來自姚平和他的團隊成都索貝數碼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索貝)的創新。2008年,索貝和CCTV聯手打造的北京奧運網絡制播系統是全國首個第一個全高清、全流程的新聞/賽事制播網絡。


 

發現商機
研發出中國第一台電視字幕機

“我们创业时,中国电视的字幕都是用手写的。”回忆起自己26年前的创业经历,姚平仍历历在目。1989年在哈工大博士毕业后,他在深圳一家电子公司做工程师。1993年,姚平和几个朋友一起创业。他们在电视字幕上發現商機。

當時電視和電影在拍攝時只有畫面,字幕是後期制作的———用手將字寫在透明的玻璃上,然後像拍攝電視劇一樣拍這些字幕。最後把“畫面電視劇”和“字幕電視劇”合在一起播放。姚平制作的字幕機,能把字轉化成數字信號,播放電視劇時,把字幕的數字信號和電視劇的數字信號合二爲一。這是中國首台電視字幕機,當年,電視字幕機賣到幾十萬元一台。姚平稱,最早版本的《三國》劇組租了他們的字幕機配了字幕。

1997年,姚平从深圳回到家乡成都,创建了成都索貝數碼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从事专业电视多媒體设备和系统的开发、生产、集成、销售与服务。目前,索贝数码承建了包括中央电视台、外宣旗舰中国全球电视网CGTN(“中国之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在内的超过70%的省级以上媒體机构的新闻制作系统,新闻/融合媒體解決方案占国内70%以上市场份额。“从《新闻联播》到各省市的新闻基本都由我们的产品制作。”姚平向记者介绍道,而浙江、河北、安徽、四川、上海等地的省级统筹区县融媒體中心也均由索贝数码承建。

堅持以自主研發爲核心,吸收消化外來先進技術開拓創新,不斷增強企業核心競爭力——這是姚平的理念。正是在這種理念之下,索貝數碼研制的一體化、高清化和全程非線性的節目制播技術,其核心水平領先了國外3-5年,並成功進入了歐洲、美洲及東南亞地區的國家級大型電視台。2018年,公司實現産值11億元,稅收8000萬元。預計公司未來三年的複合增長率將超過30%,其中醫療業務的年化增長率預期可達50%、政企大數據業務的年化增長率可達70%。
 

開創先河
搭建全球首個“遠程電視節目制播系統”

早在2004年,索貝在雅典奧運會上與中央電視台搭建了全球首個“遠程電視節目制播系統”,突破了超遠距離視頻傳輸與幀編輯的技術難題,在雅典和北京長達7000公裏的兩地實現了協同節目制作。“不同于一般的新聞報道,像奧運會這樣的大型賽事活動節目素材更多,時效性需求更高。如果通過傳統的方式以信號的形式將前方素材發回北京,後方還需將信號轉化爲數字形式的素材再進行剪輯,時效性無法得到保障。”姚平回憶道,如何最高效地將素材從雅典傳回北京是當時擺在索貝面前的現實問題。爲此,索貝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搭建的生産系統,包括40路信號采集,300個站點制作,8個頻道播出,這是當時全球最大規模的“全高清網絡制播系統”,開創業界先河。

索貝産品服務俄羅斯世界杯


每場比賽、各個頻道的定位不同、報道的側重點不同、報道的角度不同、節目的類型不同,對節目素材的需求亦不相同。“比如一場長度爲2小時的足球比賽對新聞或專題節目來說,可能只選擇其中的幾分鍾。”他分析道,如果按照傳統做法將全部比賽信號回傳需要長時間占用寶貴的傳輸通道而傳輸的素材可能大量是無效的。由于編輯、記者對素材需求的個性化,在前方人工進行選擇性回傳幾乎不具有可操作性。“因此必須實現遠程節目網絡化制作,由編輯、記者自己選擇素材,直接完成節目的制作,以保證節目制作的時效性和素材回傳的有效性。”

“只有不断创新,学习前沿新技术,才能始终走在世界的最前端。”姚平说,对于今年“大热”的超高清显示,索贝数码早已投入研发。在去年的平昌冬奥会上索贝与中央电视台再次携手,实现了4K超高清全流程制作。其间,现场20余通道4K/HD 收录全天运行,30余台索贝非编完成赛事信号总录制超过3400小时。
 

銳意進取
牽頭建立超高清視頻(四川)制作技術協同中心

超高清带给我们生活改变的不止在广播电视领域。“在家用电视的應用领域,人眼已经很难感受到4K以上的分辨率有什么区别。”姚平告诉记者,而从沉浸感更强的VR和AR体验,到清晰度需求更高的远程医疗,再到屏幕更大的远程教育等,超高清显示将会带来突破时间、空间局限,更为立体、真实的试听体验,并迎来许多高清时代中难以预计的生活场景。“索贝数码掌握了许多超高清显示领域的关键技术,但对具体的應用领域还不是很了解。未来我们希望通过协同中心打造更多的超高清领域的應用产品。”

姚平心目中的協同中心正是日前由索貝數碼牽頭的超高清視頻(四川)制作技術協同中心正式揭牌。該中心在工業和信息化部電子信息司、省經濟和信息化廳、中國超高清視頻産業聯盟前端設備和內容生産工作組的指導下籌建,是繼超高清視頻(北京)制作技術協同中心後,全國第二家正式揭牌運行的。

“我们将围绕超高清视频前端设备和内容生产行业,针对实际應用场景,结合超高清、5G、AI、大数据、IOT、网络安全、北斗等技术的融合创新,打造一系列超高清示范應用工程及创新产品,进而带动超高清视频产业高速发展。”姚平向记者介绍道,文教娱乐、视频监控、医疗康养、超高清4K电视频道和4K院线、智慧广电等是试点示范的重点领域。

索貝數碼對新技術的探索不止于此。隨著國內5G商用牌照的正式發放,我國正式進入5G商用元年。5G的運用,不僅僅是帶來更快的連接速度,它還能爲用戶帶來前所未有的體驗。與4G網絡相比,5G的下載速度最高可以提升10倍。這意味著用戶可以在極短時間之內完成超清電影的下載,在線觀看超清視頻也不會出現卡頓。
 

促進電子信息産業高質量發展
打造世界軟件名城

今年5月,我市首个万亿级产业高质量发展意见——《关于促進電子信息産業高質量發展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实施意见》)已经出炉。《实施意见》提出,到2020年,成都电子信息产业主营业务收入突破1万亿元,力争培育2家千亿级企业、2家500亿级企业、10家百亿级企业;到2022年,将成都打造成为全球电子信息高端研发制造基地和世界软件名城。

《實施意見》以創新引領爲核心,圍繞集成電路、新型顯示、智能終端、高端軟件、人工智能、信息網絡六大領域,攻堅18項重點任務,打造集“芯-屏-端-軟-智-網”爲一體的具有國際競爭力和區域帶動力的電子信息産業生態圈。

《實施意見》提出,集成電路打造中國“芯”高地,重點提升集成電路設計能力,積極打造化合物半導體産業鏈。具體來看,一方面,要跻身國內集成電路設計第一方陣。重點突破5G射頻微波、通用CPU、北鬥導航、人工智能、顯示驅動、功率半導體、信息安全、IP核、第三代半導體等領域高端芯片設計能力。同時,還要打造國內領先的化合物半導體産業鏈。研發量産5G中高頻芯片、器件,超前布局太赫茲芯片。加快第二、三代半導體材料生産項目建設。

新型顯示方面,要打造全産業鏈的“屏”基地。重點發展顯示面板、無屏顯示和掩膜版,促進偏光片、液晶/有機發光材料等企業到蓉發展,打造全球知名、國內一流、特色顯著的新型顯示基地。成都提出,建成行業領先的無屏顯示總部基地。圍繞“總部+基地”的産業創新模式,建設全國第一條無屏顯示生産線。成都還要構建全國一流的掩膜版制造基地。專注于研發和生産高世代、高精度的TFT-LCD掩膜和新型掩膜,實現國內高世代掩膜版30%的供貨量,形成全球代數最高和全國産能最大、産線最多的掩膜版制造基地。

《實施意見》提出,成都將打造智能終端産業聚集區,包括打造特色智能可穿戴設備創新研發高地。重點發展智慧醫療、智慧運動、智能手表/手環、智慧健康、智慧交互、智慧監管等消費類智能可穿戴設備的研發、設計、制造和品牌推廣。

高端软件方面,打造世界軟件名城。成都要打造国内首个工业控制软件基地、国内第一方阵网络视听基地,大力发展网络视频、数字音乐、游戏动漫、数字广告、虚拟/增强现实、数字博物馆、互联网演播、电子竞技等消费场景。

《实施意见》提出,打造国际人工智能新地标。围绕数据整合、算力提升和行业融合,推进数据资源集聚与开发,加速超算人才聚集与产业创新,培育人工智能應用生态,打造国际人工智能新地标。

此外,還要打造安全高效新一代信息網絡産業集群、全國一流的5G産業創新名城。發揮成都在超高清視頻、智慧醫療、智能駕駛、無人機、工業互聯網等領域的技術研發優勢,推動5G與垂直行業深度融合。搭建5G測試、認證專業實驗室,發揮5G産業研究院等協同創新平台的紐帶作用,支持5G射頻前端産品、小微基站、智能終端和軟件研發,構建融合創新的5G産業生態。
 

中科院院士歐陽鍾燦:
超高清技術將帶動多個行業的發展

在中科院院士欧阳钟灿看来,超高清技术不仅應用于电视产业,更将带动VR/AR、医疗显示、数字标牌、安防监控、车联网、军事地图等行业的发展。预计2020年,4K/8K超高清影像产值将达2.5万亿元,其中8K超高清影像产值将超过1万亿元。

他同时鼓励企业加快在4K、8K显示面板上进行创新。“中国4K、8K在播放传输上很有优势,但拍摄和内容制造有弱点。”欧阳钟灿介绍,现在创维、海信、长虹、康佳等企业都已经推动8K电视,京东方显示在全国很有地位,从现在来看有10条代线,为整个国家开展4K、8K做了广泛的基礎。欧阳钟灿算了一笔账,得出的结论是:貌似“过剩”的TFT-LCD产能在4K/8K TV的需求下是远远不够的。他说,目前,我国2K电视保有量7亿台,以10代以上产能、每片6切65英寸计算,5条(京东方2条、广州富士康1条、华星光电2条)每年只能提供4000万台4K/8KTV,全部更换需要近20年。但2K(高清)到4K/8K(超高清)的转变不是“立竿见影”的,相当长的时间内,2K、4K、8K将并存。

談及成都的發展時,歐陽鍾燦表示關鍵要素在于人才、技術。成都高校優勢明顯。四川大學、電子科技大學等一批高校和科研院所每年源源不斷地輸送人才。“京東方在成都投産的第6代柔性AMOLED生産線是中國首條全柔性AMOLED生産線,打破了國外在這一領域的壟斷,具有裏程碑式的意義。京東方、中電熊貓、天馬這樣的大型企業在成都投産,帶動的是整個成都新型顯示産業鏈的發展,有助于成都構建産業生態圈。”歐陽鍾燦表示,産業鏈的完善需要一些龍頭企業與核心材料及裝備供應商之間,加強技術交流與合作,共同推進技術發展、成熟、叠代,提升量産能力及品質穩定性。隨著近幾年國內幾家新型顯示龍頭企業在成都布局和量産線鋪開,將拉動産業鏈的完善發展。
 

記者手記
构建现代化产业体系 核心技术作支撑

對成都來說,特別是在加快構建先進制造業、新興服務業和新經濟爲支撐的現代化開放型産業體系過程中,需要有一批掌握核心技術、關鍵技術的“專精特新”企業作支撐。

民營企業“360行”放在一起比較,論體量看不出所以然,比如一家商貿企業,一年銷售額可能幾百億元,一家做高分子材料的企業可能只有幾千萬元。誰強?有可能是後者,因爲也許全球的市場總量也就1億元,並且企業的技術、産品、市場保持領先,有價格決定權、行業影響力。這就是掌握了關鍵技術的“專精特新”企業。在電視台制播生産系統領域做到全球領先的成都索貝數碼就是這樣一家企業。

同時,成都自主創新領域,涉及方方面面,“首版次”“首台套”是其中的一個衡量指標。它是指裝備制造、新材料、新一代信息技術等領域,經過創新,其品種、規格、架構或技術參數等有重大突破,具有知識産權但尚未取得市場業績的重大技術創新産品,包括重大技術裝備成套設備和單台設備、首批次重點新材料産品、首版次軟件産品。

2017年,在年度四川省首台套(首批次首版次)认定中,成都索貝數碼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融合媒體生产业务系统就被评为“国内首版次”。此外,成都华日通讯技术有限公司、成都国铁电气设备有限公司的两件软件产品被评为“国内首版次”,勤智数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都三泰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四川新科电子技术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四川君逸数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都四方伟业软件股份有限公司的5件软件产品被评为“省内首版次”。